数字化齿科受资本热捧 国产替代刚刚起步_深圳热线
您的位置: 首页 >消费 > 正文

数字化齿科受资本热捧 国产替代刚刚起步

2018-01-29 16:27:18来源:

小小的假牙里含有大乾坤。

日前,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旗下的广州创投共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宣布牵手广州优利沃斯医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利沃斯),双方将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口腔产业内的投资标的,并与国内外产业链基金合作,在广东省内建立口腔产业园,打造整合上下游资源的园区平台。

数字化齿科受资本热捧   国产替代刚刚起步

记者获悉,优利沃斯计划投入1亿元用于口腔产品技术投资并购, 并储备了10亿元上市资金。目前以数字化齿科领域的研发和产业化投资为主,2018年开始将陆续有产品在国内投产、上市。

优利沃斯CEO方小武告诉记者:“口腔行业是相对市场化比较充分的产业,竞争比较激烈,其他竞争对手也在布局产业链。现在全球是技术领域的竞争占据主导,而国内主要还是以服务竞争为主,远远没到市场需求的天花板,随着数字化齿科的普及,市场天花板现在还在往上抬。”

优利沃斯董事总经理阮成昌说:“从资本角度看,中国口腔市场可以分为研究、生产、渠道、服务等几个大领域。目前资本投入最多的是诊所,也即病患服务,在研究和生产方面投入比较少,这与国内对口腔医疗产品的研发起步比较晚有关。但纵观国际上最有价值的口腔品牌,都是以研发生产为主的,全球最大的DentsplySirona(登士柏西诺德)便拥有数百项自主研发生产的口腔产品,例如种植体、扫描仪;近年冒起最迅速的Aligntech公司更以一款美容矫正产品(隐适美)创造每年12亿美元的营收,目前以市值219亿美元登上全球第五大口腔产品公司的位置。现时大部分顶尖口腔产品技术由国际上市公司控制,而具有独创技术和新意的公司机构或专家个人都分散在全球各地,接触不易。优利沃斯以优越的国际视野和的国际关系,与多家国际口腔高新科技公司或专家联系密切,有利于开发自有专利产品,在国内日益开放的口腔市场上争取领先位置。”

优利沃斯CEO方小武继续说:“中国口腔产业市场潜力巨大,去年种植牙的数量估计已经达到150万颗,全年约有175万人接受各种正畸治疗。随着经济进一步发展和口腔深入市场化,以每年20%增长计算,预计种植牙的需求量将在5年后达到每年370万颗,而正畸需求将达到每年430万人。目前种植牙收费约每颗8000-28000元不等,正畸收费15000-80000元不等,产值极高,因此,我们专注投资数字化种植和正畸产品,有信心5年后获取可观回报。”

数字化齿科受资本热捧   国产替代刚刚起步


数字化兴起

优利沃斯并不是口腔行业的新兵,其属下2015年起开始运营的DAA口腔联盟已拥有1万名医生会员,定位是O2O销售渠道平台。不久前,其宣布在广州建设首个齿科产品生产基地,落地于广州新开发区,将生产自带专利的、与种植和正畸相关的高新技术医疗器械和用品。同时将落地还有数字化口腔体验中心,作为高新技术临床示范及实验基地,第一所体验中心同样建于广州。

方小武告诉记者:“我们投资项目主要是种植牙和矫正,围绕这两个领域可以投资周边公司。产业化路径主要是先把技术引进之后合资生产、再研发。“ 据悉,优利沃斯正在产业化的项目包括美容矫正和口内扫描仪,前者上市时间是2018年年底,后者是2019年。

记者注意到,两者皆主打数字化概念。优利沃斯市场公关总监梁光华拿起一支电动牙刷形状的口内扫描仪向记者表示:“这种扫描仪就是数字化的典型,直接放到病人口腔里面一扫,就把她这个牙齿的立体影像信息采集出来,传输到电脑终端,作为口腔治疗的基础。”

简单来说,数字化齿科提升了口腔治疗所需要的精确度、美观度和治疗效率,并带来更舒适的就医体验。

义齿就是人们常说的假牙,一颗义齿一般要根据医疗机构提供的患者牙模精细定制,每一颗的形状、规格、尺寸、颜色都不相同。传统义齿加工行业是个程序繁杂、人力成本很高的行业,据不完全统计,国内义齿加工厂商目前是3000家左右,以小作坊为主。

具体来看,原先义齿定制需要用拳头大小的金属托盘放到病人口腔里,搭配取膜的材料,咬合成型之后灌制石膏形成义齿模型,后经蜡模制作、包埋、烧制、打磨等繁琐工序,制作周期往往长达一周,还需要技术人员付出长时间的手工劳动。

“口腔行业过去几十年的创新不多,现在刻制、定制化需求越来越大,加上技术成熟、口内扫描普及,使得数字化越来越成为可能,”新加坡优利沃斯首席科学家陈昱指出,“整个口腔行业就是往简便、患者舒适度、美观去发展,义齿材料原先是金属,金属在美观上难以满足消费者,现在就是要用塑料代替金属,美观、不重,根据每个人的牙色来找材料定制。”

虽然数字化齿科在国外算不上新鲜事物,但国内目前仍谈不上真正普及,其存在考验也是方方面面的,如对人才提出了新的要求。陈昱认为:“原先口腔是个纯粹靠经验的科学,数字化齿科普及之后使得更多牙医可以进驻这个行业,尤其是一些普通牙医,原先一些种植牙等技艺普通牙医很难迅速掌握。”

数字化齿科受资本热捧   国产替代刚刚起步


IDG资本医疗投资总监曾学波则表示:“数字化齿科是提升效率,但是换个角度,这么复杂的设计、工序、匹配等在这么短时间内完成,对人才的要求更高,除了原先的技术工艺,还要懂设备操作技术、软件等,对复合型人才要求更高。”

从产业化的角度来看,数字化齿科的成本也是一大问题。

尽管数字化可以避免人工操作产生的误差和铸造不全、产品变形等问题,但数字化制作的义齿在医院的终端价格基本没有提高多少,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设备和材料投入,制造商承担的成本压力不小。陈昱坦言:“材料用的少成本就比较高,未来需求量大之后带动设备和材料应用,成本就可以随之降低,现在还在替代的过程。”

市场有待整合

数字化义齿的应用,开始倒逼中、上游的垂直整合。

虽然刚刚签约,但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优利沃斯的园区平台计划已画好了草图:搭建口腔诊所和医院服务平台、口腔产品和服务集散平台、中国口腔领域中小企业服务平台、口腔产业领域交流平台、口腔领域先进技术孵化服务平台等。显然,整合口腔产业链是平台的最终目标。

广东省创投协会荣誉主席李春洪告诉记者:“口腔服务提供的检查、治疗、修饰技术,都需要前端口腔材料和设备的研发,终端服务由口腔医院提供,以及后续的院外恢复,是个完整的产业链,一家企业或者机构都难以做到,搭建平台就是要把口腔产业串联起来。”

曾学波分析指出,口腔行业整体呈现消费升级态势,更多人群对口腔健康的要求越来越高。与之对应的是,口腔行业竞争壁垒比较低,差异化竞争不明显,很多口腔医疗机构的竞争都集中在高端正畸、种植牙等。同时获客成本高,口腔医疗机构主要靠流量引流,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获客成本都太高了。

“单个客户不会有很大获利空间,一般人种植牙之后短时间内很少会再消费。所以机构往上游材料、设备差异化可以做的明显,跟同类医疗机构做服务和技术的差异化,并提升利润空间、降低成本费用。”他说。

国内各类产业资本也开始介入,集中表现在口腔连锁的并购整合和扩张,国内已有拜博口腔、欢乐口腔、圣贝牙科等口腔品牌呈连锁发展事态。而此类连锁纷纷在串联上下游,如去年完成1.1亿人民币C轮融资的马泷齿科,拥有诊所、义齿加工厂、教育培训中心、采购中心。

但越往上游走中外的差距越明显。曾学波直言:“很多企业在做上游的国产替代,包括造影设备和耗材,国产替代是个趋势,但刚刚开始。新材料很多企业不太敢尝试,担忧技术进步能不能达到这个层面、能不能量产,另外市场是否认可,医生和患者要接受也是个过程。”

优利沃斯的选择是在新加坡设立研发基地,与新加坡科技研究局属下科技拓展公司合作,以高分子技术制作新型齿科材料是其起步的研究项目之一。陈昱如今的任务也是在海外搜罗合适的研发项目,带到中国来实现本土产业转化。

方小武认为:“国内原创技术比较少,技术积累和储备不足,国内研发环境和政策支持也不够,像国内高校知识产权转化一直没有有效的路径,无法体现研发者的利益和价值。国外的科研和转化体系则比较成熟,跟资本的磨合经验也充足。”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