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消费行为 > 正文

Coach管理层大清洗 MKors母企股价跌至历史新低

2020-03-12 11:31:38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美国奢侈品集团Tapestry 周二突然宣布旗舰品牌Coach 蔻驰首席执行官Josh Schulman 将离职,与此同时集团主席、首席执行官Jide Zeitlin 承诺将在未来三年继续领导公司。

上任人事变动的意外在于,2019年9月Victor Luis 从集团CEO 职位被解雇后,投资者认为Jide Zeitlin 从主席职位兼任CEO,但是集团暗示Jide Zeitlin 仅仅是临时领导人,因为声明称“在适当的时候,Jide Zeitlin和他的董事会同事们将牵头寻找未来的首席执行官。”

最新的结果显然表示,Jide Zeitlin 正在对Victor Luis 旧部进行“清洗”,紧随Victor Luis 下台三个月后,Tapestry Inc. 旗下最糟糕的品牌Kate Spade 首席执行官Anna Bakst 于年底离职,而Kate Spade 正是Victor Luis 主导的多品牌奢侈品集团转型策略下收购而来,Anna Bakst 担任Kate Spade 首席执行官兼品牌总裁亦是由Victor Luis 于2018年3月任命。

Josh Schulman 较Anna Bakst 早一年加入Tapestry Inc. 前身的Coach Inc. 蔻驰公司,于2017年6月5日担任Coach 品牌设立的全新职位,此前由于是单品牌公司,Victor Luis 统领所有业务。

担任Coach 首席执行官前,Josh Schulman 在百货巨头Neiman Marcus Group 担任Bergdorf Goodman 和NMG International 总裁,NMG International 业务主要是Neiman Marcus Group 收购的奢侈品电商MyTheresa.com, 因此他的加入被Victor Luis 寄予厚望,希望在公司转型集团和发展电商路上成为其得力助手。

尽管Coach 在Josh Schulman 领导下表现中规中矩,但是该品牌未能如Louis Vuitton 路易威登和Gucci 古驰等少数头部品牌一样,在过去三年借助中国消费者的全球“买买买”狂潮更上一层楼,仅仅和Burberry Plc(BYBY.L)博伯利等第二梯队品牌一样维持温和的复合增长,但好于Prada SpA(1913.HK) 普拉达和Tod's SpA(TOD.MI) 等集体沉沦的意大利奢侈品公司。在过去三年伴随全球经济刺激政策下的反弹,奢侈品行业与多数消费品行业一样,呈现头部集中的局面,强者愈强。

不过,进入2020年,一场COVID-19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席卷全球,正在试图摧毁奢侈品行业近年来越来越大年轻、中国以及中产消费者基础。

截止周二收盘,Tapestry Inc. (NYSE:TPR) 股价今年迄今已经狂跌27.97%,2018年和2019年该股分别大跌20.72%和16.03%,集团目前的市值水平仅高于2009年金融危机爆发后。

Tapestry Inc. 的竞争对手Capri Holdings Ltd. (NYSE:CPRI) 同样处境艰难,自2011年底以单品牌Michael Kors 上市,与Coach 一路平行竞争的该集团周二收盘股价20.87美元,创上市来新低,盘中更一度跌破2011年20美元发行价,总市值仅剩31亿美元。

Michael Kors 被香港富豪曹其峰收购后,从设计师品牌转型,完全对标摩登版的“轻奢鼻祖”Coach,上市后凭借金融危机对全球消费者财务冲击,迅速以顶尖奢侈品牌的设计和400美元的平均价位不断攫取市场份额,股价一路攀升至逾100美元,但是自2014年北美核心市场开始下滑,集团股价震荡下行,直至2016年,曹其峰完成超级套现完全退出后,Michael Kors 紧随C201oach 转型计划,相继收购Jimmy Choo 周仰杰和Versace 范思哲。

零售行业分析师唐小唐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让中产阶级变“穷”,轻奢行业获得短暂爆发,随后的科技和社交革命虽然造就了大量的富豪,但是中产阶级的奢侈品消费则从“穷”更进一步,退回到“贫困”。他表示,这正是近两年消费分级和头部集中的趋势演进的基础,“庞大的中产阶级越来越收缩,放大了头尾部,就像纺锤形社会中的纱线在金融危机,解决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不断的循环冲刷下持续被抽走。”

在2月初的业绩公告中,Jide Zeitlin 评论当时仅仅主要在中国爆发的COVID-19 时称,若疫情进一步恶化,可能影响其他市场,结果也将会因此比预期更严重。不过他表示相信中国人的韧性以及品牌在中国市场的巨大机遇,公司20年的上市历程经历了911、SARS、日本大地震等多个突发事件,但都能从动荡中走出。

在过去的一个月,COVID-19 已经席卷全球,中国临近的日本和韩国,欧洲的意大利相继成为重灾区,而目前,更进一步,已经在德国、美国、英国、法国等主要经济体集体爆发,全球主要国际均退出宽松的利率政策以刺激已经带来的经济冲击,供需两端极度疲弱,而全球经济和供应链一体化,更加深了恢复时间长度,这其中,对零售业的冲击将最为严重。

一个月前,Tapestry Inc. 预计COVID-19 对公司下半财年的收入有2.00-2.50亿美元负面影响,每股收益预计损失0.35-0.45美元,并因此下调全年EPS 由2.57美元至2.15-2.25美元,相信三季度业绩发布时,该公司会进一步下调全年预期,因为COVID-19 的影响较2月初已经严重数倍。

疫情期间,中国零售商市场基本转移至线上,买300送100,买一送一的折扣活动源源不断,尽管大量的品牌频频发布“佳绩”,但考虑到主要为终端GMV,其参考意义非常有限,甚至可以断言有大量的“水分”。

今日发布年报的Adidas AG(ADS.DE) 阿迪达斯集团真正揭示了零售市场的严峻情况。

业绩发布后后,阿迪达斯集团股价狂泻一成,该德国公司预计,一季度收入下滑10%,其中中国市场收入将减少10亿欧元、日韩市场下降1亿欧元,利润将下滑4-5亿美元,2月份该公司中国销售狂泻80%,不但停止向零售商发货,甚至准备回购库存。

(来源:无时尚中文网 记者:花碎碎)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